一个单亲妈妈的故事

  2000年岁末,我突然发现自己怀孕了。未婚先孕显然会影响男友的前途,因此,我们商量将孩子打掉。谁知做完人流两个月后,我发现小生命依然在我体内孕育。

  我觉得特对不起孩子,一种与生俱来的母性让我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将孩子生下来。这个决定遭到男友的强烈反对,他甚至表示如果不打掉孩子就分手。于是,我寒着心决定做未婚妈妈。

  当我听到孩子第一声响亮的啼哭的时候,我忽然觉得,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,不管前面的路有多难走。

  在老家那个还不是十分开放的城市里,做单身妈妈的压力是我以前所想象不到的。

  在街坊邻居的眼里,我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乖乖女,走到哪里,总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,说三道四。最令我伤心的是,孩子的父亲,那个曾经和自己相恋数年的男友除了在孩子出生的时候丢下2000元钱,竟然再没出现过。

  来自经济的挑战更加严峻。为了使孩子过得好些,孩子刚满月,我就拖着虚弱的身子,到电脑城去帮人家打工。更让人难以想象的是,中秋节,常年在外地的父亲从成都回到贵阳,得知我未婚产子的事以后,盛怒之下将我逐出了家门。

  中秋节当天,我将孩子寄养在外婆家,并留下自己所有的积蓄,然后含着泪踏上了南下的火车。我在心里暗暗发誓,一定要在南方干出个名堂,让孩子过上好日子。

  刚到深圳的时候,我身上只剩下100多元,顾不上休息就直奔人才市场。可是,一连几天我都没能找到一份工作。为了节约钱,我每天只在中午吃一个盒饭,晚上住在市郊10元一晚的地下室里。

  眼看山穷水尽,终于有一家公司聘我做文秘,虽然一个月的工资只有1000元,但对于我来说,不亚于是救命稻草。

  当时的同事都说,我工作起来就像在玩命,生活却十分简单。其实,母子连心,我只有不停地工作才能够转移对孩子的思念。人一停下来总是想家,想孩子,那种滋味真的很难过。

  我每个月要寄600元给孩子,剩下的在深圳就只够吃饭。随着对深圳的日渐熟悉,我开始尝试找一份适合自己的工作。第二年,我跳槽到一家电脑公司做软件开发,月薪一下涨到了4000多元,日子终于好过一点了。

  2002年9月20日是孩子一周岁的生日,我赶回老家。当孩子在外婆的教导下结结巴巴地对我叫出第一声“妈妈”的时候,我的眼泪像决堤的洪水喷泻而出,我抱着孩子号啕大哭。有了孩子的这一句“妈妈”,我不管经历了什么样的艰辛和苦难,都值了。

  不久,我将孩子接到深圳,并请了一个保姆照料。有孩子陪伴的生活变得渐渐地有了生趣,工作也越来越得心应手。去年底,我被提升为公司技术部的副经理。

  深圳的氛围我很喜欢,只要你有本事,就一定会有所作为。这里的人观念开放,对人宽容,没有人会去指责、干涉你的私生活。

  外表依旧年轻美丽的我身边一直不乏追求者,我也曾经尝试去谈恋爱,但大多数人一听说我已经有了一个孩子的时候,都掉头而去。但是,我依然相信爱情。

  当然,对方一定要能够接受孩子。否则,为了孩子,我宁愿独身,等孩子长大成人之后再考虑这些事。

  现在,孩子已经读幼儿园了,作为一个单身妈妈,我以后将面临的问题还会有很多,但是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自信和从容。有朋友问我对当初的选择后悔过吗,我说:母爱,是不会说后悔的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一个单亲妈妈的故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