距离遥远的幸福之路

从表面上看,单亲爸爸曹翰是快乐的,这种快乐更多是他的性格原因。因为,在这快乐的背后,是一个热爱生活的男人的悲哀和无奈。因为他们是男人,是一个世俗概念上的坚强的男人,所以他们不轻易流出心中的泪,不轻易说出心中的苦。

第一次见到曹翰的人很难想到他居然是一位单亲爸爸。他自己就像一个活泼多动的孩子,长着一双清澈的眼睛和一张圆圆的亲切的脸。在朋友聚会等场合,他总会成为全场关注的中心,插科打诨,非常幽默。因此,他在同事和朋友圈中,非常有人缘。他开玩笑地说,“我其实也很有女人缘,因为性格活泼,就像一只孔雀,看见美丽的女性就会开屏,能在10分钟之内,将自己的全部优点展示给对方。比起那些内向一些的男同胞当然占了很大便宜啦!”

然而,曹翰在异性面前的魅力并没有带来他在婚姻上的顺利。自6年前离婚之后,他就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,虽然也曾经产生过强烈的再婚的想法,但却一直没有再婚。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,中间有一段时间他和女朋友过着“周末家庭”的生活,但却一直未能修成正果。

孩子是曹翰最喜欢的话题。他的儿子今年已经9岁了,正上小学四年级。“我这个儿子好厉害啊!三年级的时候竞选小队委员,我看了他写的演讲词,最后一句话是,‘尊敬的老师和同学们,请你们给我一个机会吧,我会让你们看到一个完全不同的集体’。哈哈哈,这家伙。学习成绩平均虽然只是中上等,但经常冷不丁考个单科第一名。”

儿子带给他的幸福感是十分具体的,这些从他快乐的眼神和脸上掩饰不住的笑意中就能看出来。他的办公电脑的桌面上是他和儿子的合影,一开机,就能看到他和儿子的大头照,两张相似的虎头虎脑的脸,非常神气。但如果你仔细地看照片上曹翰的眼睛,还是能够发现那里有一丝暗含的忧郁。

从儿子1岁多一点开始,曹翰就当上了单亲爸爸。这8年中,他拖着个一个半大的小人儿,既要忙工作,又要忙家里,这是怎样的一种艰难和劳累?

“我们家的一切都是掐着时间的。我每天早上6点30分起床,5分钟洗漱,25分钟检查儿子的作业,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,并把他在作业当中留下来的问题记录在案,晚上进行针对性的辅导。7点,叫醒儿子,监督他做个人卫生,然后早餐。早上7点45分出门,我送他上学,路上和他聊天,跑步,让他以愉快的心情迎接一天的学习。晚上,我6点30分左右到家,儿子已经让钟点工接回家了。我们开始冲凉,然后吃钟点工做好的晚饭。紧接着,儿子做作业,我进行专门辅导。8点之前,他必须完成所有的作业,然后是快乐的亲子时间,我们一起在客厅里做放松运动。9点,是他上床睡觉的时间。”曹翰说。“但我有自己独立的时间,那就是儿子入睡之后和周末,如果没有安排活动,儿子在家按照我制订的作息时间活动,我就可以出去了。”

曹翰和前妻是同乡,建立恋爱关系后,他们一起来到了深圳,结婚后,由于曹翰的专业不好,在刚来的时候,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。后来他就专心在家复习,准备考律师资格。当时,由于经济上不宽裕,我和妻子同别人一起合住在一套出租屋里。两个人一间15平方米的单间,和另外一个家庭共用厨房、卫生间。儿子出生后,一家人依旧住在那样环境里,虽然曹翰觉得心里很窝囊,但是也没有其他办法。因为,当时他刚刚拿到律师资格,没有独立工作的执照,只能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做助理律师,月薪才2000元,妻子自从生孩子之后,也就没有继续工作。生存的压力太大,他只能没日没夜地工作、学习,等待自己早一点独立办案。也许因为工作太忙,在那一段时间里,曹翰工作和家庭难以两全,家务全部扔给了妻子,每天回家累得连话都不愿意多说。

曹翰的前妻是家里最小的孩子,独立生活的能力很差,性格非常任性,生活的压力和家务让她的脾气渐渐地变得很坏。当过于平凡的生活耗完了他们的爱情之后,妻子对这种生活变得忍无可忍,于是离婚就不可避免。考虑到妻子独立生活的能力很差,曹翰就独自承担了养育孩子的责任。

“想想最初的那两年,我自己都不知道怎样过来的。开始不会带孩子,他1岁的时候,我是一边看着护理孩子方面的书一边带他的。后来他大了一点,我工作又忙起来了,没有时间烧饭、接送他上幼儿园,只能雇了个钟点工。下班后,同事们出去玩到几点钟都无所谓,我就不行,我回去迟了,保姆下班的时间到了,我要加倍付工资。赶上出差那就更惨了,不是把孩子托给保姆,就得扔在同学家。”曹翰说,“一开始,除了辛苦之外,还得承受经济上的压力。后来随着我工作走上正轨,收入提高了,生活才一点一点地好起来。”

曹翰几乎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给了孩子,所以他没有时间和精力谈恋爱。在这中间,他不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和喜欢他的女性,但曹总是有一些担心:和没孩子的人结婚,他不愿意重新再来一遍从头开始的生活,如果不再生孩子,对对方来说,肯定不公平;和有孩子的人结婚,又怕处理不好彼此孩子之间的矛盾。如果不是一个准备“糊涂过”的人,这些确实是难以解决的问题。

曹翰后来对个人感情的独特处理方式,就是因为这种矛盾的心理决定的。

1998年,曹翰遭遇了一次刻骨铭心的恋情,那个女孩是他的助手。

那时候,这个叫菲的女孩刚刚从学校毕业不久。她跟曹翰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,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。面对这一份迟来的纯洁的爱情,曹翰痛苦万分。舍弃是很难的,因为他也爱她,放弃了这段感情,他将后悔终生;不放弃,往前走,也很迷茫。恋爱肯定需要结果,如果让一个爱自己的女孩一结婚就成了一个半大孩子的后妈,承担另一个女人丢弃的责任,怎么说对她都是不公平的。

当感情的炽热度上升到他们的理智无法承受的时候,他在无奈之中过起了“周末家庭”的生活。周一至周五,他像过去一样生活在儿子的身边,周六和周日和自己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。两个地方虽然相距咫尺,但责任却完全不同。

“这的确是件很难的事。一开始难在对他进行生活细节上的训练。周末、周日这两天,我不在他身边,只有保姆照顾他,我要保证家里不出乱子,只能让孩子过一种严格的按照钟点作息的生活。这样,我虽然不在身边,只要看一下时间,就知道他在干什么了,至多是打个电话回去,看看他是否在按我规定的时间表在作息。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,我对他的训练非常严格,比如,冲凉5分钟,我得从他的动作要求做起:头伸到莲蓬头下冲湿,马上抹上洗发水,然后冲掉;再洗上身,毛巾左边抹三下,右边三下,中间三下,哈哈,都是规定动作……吃饭也是这样,饭端上来,一次性夹上菜,然后开始吃,第一碗多长时间,第二碗多长时间……完全是军事训练。让我高兴的是,孩子做得很好,而且从这样的训练中学到了好多东西。”

“最难的还不是生活训练,是消除他对我现在生活方式的不安全感。小的时候他比较好哄,但大了就开始问为什么了。有一次,在散步的时候,他突然发现了我和女朋友在一起,就冲上来,很严肃地问我:爸爸,你怎么能做坏事?妈妈不在家,你怎么能和这个阿姨好?我要告诉妈妈的。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,他还有一个理想,就是妈妈还会回来的,我们全家还会像其他小朋友的家庭一样团聚。在那一刻,我没有犹豫,因为我想到真相是肯定要大白的,我不可能欺骗他一辈子,早知道也许会更好一些。于是,那天晚上,我告诉了他实情,告诉他我和他妈妈不再相爱了,所以只好分开,爸爸也需要有自己的感情生活,所以才会和阿姨在一起,但爸爸仍然是爱他的。儿子当时什么话也没有说,跑到自己房间独自哭去了。作为一个父亲,听见幼小的孩子无助的哭声,我简直心如刀绞,但我还是强忍着没有去安慰他。因为,这需要他独自承受,谁也代替不了他。”

从那以后,曹翰的儿子变得懂事多了,他开始以曹翰希望的方式接受了父亲的生活。

没有结果的感情注定是没有结果的。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之后,菲离开了曹翰,虽然无奈,虽然痛苦,却无法改变。在这以后,曹翰又有了几次这样的感情,开始和过程是相同的,结局也大同小异。

曹翰说,“我只能这样,因为对于我来说,这几乎是一种最好的方式了,虽然我伤害了别人,也伤害了自己。但不这样又能怎么办?可能大家的伤害更大。”

最痛苦的时候是和菲分手,他大病了一场。那天,儿子放学回来后,看见父亲的样子,就扑上来问: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他安慰儿子,“爸爸累了,休息一会就好了。”他还伸出小手摸摸父亲的头,惊叫道:‘爸爸,你在发烧啊!’然后,他噔噔噔地跑到厨房,在冰箱里拿来一块冰,放在父亲的太阳穴上。说:“爸爸,你可不能死啊,你快点好吧,我好害怕。”

曹说,那天,他真的流泪了,同时又感到欣慰,儿子又长大了,会关心自己了,这么多年的辛苦一下子有了回报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距离遥远的幸福之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