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恋186天潘刚与姚同山分手圣牧将何去何从

  文 | 张志伟,范慧新

  2016年10月21日,到2017年4月27日,186天时间里,中国乳业上演了一场轰轰烈烈的热恋,伊利与圣牧,可谓郎才女貌,但有情人却未成眷属。

  分手,原因很多,可以说是性格不和,也可以说是彩礼不够丰厚,伊利给出的解释是:一,《股份买卖协议》条件没有达成;二,没有得到商务部反垄断局的批准。

  本期,乳业第一新媒体《食悟》不去探究分手原因了,我们来关注一下姚同山和他的圣牧,今后何去何从。

  不是姚同山累了,是其他原始股东急了

  在伊利决定入股圣牧之前,大北农董事长邵根伙提前锁定了圣牧一部分席位,去年10月7日至10月19日,邵根伙增持圣牧8941.4万股,耗资2亿港元以上,股权占比从19%增长到20.41%,据大北农2016年报显示目前持股圣牧20.48%。

  也有接近圣牧的人士称,由于随后伊利的举动,大北农入股事宜尚未完全搞定,还有一些细节需要谈判。

  但不管怎么样,从最近一两年来看,财务出身的姚同山都在寻求部分股权转让,这是不争的事实。但据《食悟》研究发现,创始人姚同山并没有急着套现,反而对圣牧未来发展还有更多规划,大北农接手的那部分股权,基本是其他原始股东。

  当时圣牧方面表示,有一部分原始股东,自2009年10月圣牧成立,到今天已经跟着姚同山干了7-8年,需要变现一部分资金来改善自己和家庭的生活。

  从投资角度来讲,这种说法也合乎情理。基于此,即便未能与伊利达成合作,未来,这部分原始股东的诉求依然在,不排除姚同山继续帮他们寻找其他下家。

  有人分析,身为蒙牛前CFO的姚同山,投奔蒙牛将是他最好的归宿。

  但与伊利搞了这么一出后,即便蒙牛不计前嫌,仍视圣牧为蒙牛系重要一员,但姚同山本人却难免有些尴尬了。

  资本市场终归不相信眼泪,人情冷暖背后,终究还是真金白银的诱惑,以及创业小伙伴们期盼的眼神。只要牛好,产品好,品牌好,谁又会计较那些有的没的!

  资本运作的砝码,还是把实业搞扎实

  财务出身的姚同山,显然已经成了一位种草、养牛、生产、销售、资本等全面人才。因为,他深知,要想给股东更高的回报,大家必须齐心协力把产品、市场做好。

  2016年,姚同山接受采访时曾谈到圣牧未来的规划,他表示圣牧的历史虽短,但未来10年中国的有机食品产业会是一个高速成长的时期。在建的2万吨有机婴幼儿配方奶粉生产项目,预计2017年10月建成投产,再加上和国外大企业合作做有机的儿童系列产品,到2018年,圣牧会在现有产业基地上会增加50%的规模,产能可能会增加150%,换算成产值就超过120亿。

  姚同山还说,“我们有能力制造出国际上最好的有机牛奶”。2016年4月份,中国圣牧和欧洲一家乳业投资公司投资1.2亿美元在内蒙呼和浩特建造中国最大的有机儿童乳品加工基地。还有一家主动洽谈的公司,用我们的有机奶源做婴儿配方奶粉,产品出口东南亚。这说明圣牧有机奶源的竞争力,能力制造出国际上最好的有机牛奶。

  “把这个荒凉的沙漠变成美丽的青纱帐,我还是比较喜欢牛的,我的人生肯定离不开这块沙漠了。”姚同山透露,下一步他还要向沙漠进军,让改造面积翻一倍,达到40万亩,要新建10万头肉牛养殖基地。

  员工给姚同山起了个代号“717”,因为他一周工作7天,一天工作17个小时,身上穿的是20元钱的T恤衫,吃更是没啥讲究。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热恋186天潘刚与姚同山分手圣牧将何去何从